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如何構建環境責任保險制度

發布時間:2019-05-30   |  所屬分類:保險: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這篇論文主要介紹的是如何構建環境責任保險制度的內容,本文作者就是通過對構建環境責任的相關內容做出詳細的闡述與介紹,特推薦這篇優秀的文章供相關人士參考。

如何構建環境責任保險制度

  〔關鍵詞〕環境;責任保險;保險費率;環境風險管理

  環境責任保險,是以投保企業污染環境對他人造成損失,依保險合同由保險公司代替其承擔賠償責任的保險制度。它是當今許多發達國家為應對頻發的環境污染事件、及時賠償受害人、恢復環境、解決環境污染糾紛的一項新措施。[1]國外實踐和國內試點經驗表明,環境責任保險能有效分散風險、減輕企業賠償壓力,使受害人得到及時、有效救濟,避免當事人之間的矛盾激化。環境污染責任保險在我國還處于起步階段,目前全面推廣存在認識不到位、法律不健全、實施標準缺乏、企業承受力弱等困難。相關立法散見于一些國際條約及保監會《關于環境污染責任保險工作的指導意見》,層次較低且較粗糙;雖有零星的理論研究和實踐積累,但很難支持該險種在我國的推廣,只有先通過地方立法和實踐,制定環境責任保險的具體制度和技術標準,為全國環境責任保險立法奠定理論和實踐基礎,以推進全國統一立法。為此,環保部2008年在國內部分省市先行試點,試點選擇在污染風險等級為一級和二級的省份,試點工作已在部門協調、立法推動、市場運作等方面取得了一些階段性成果。[2]

  一、山西環境責任保險的現狀

  為加快建立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制度,提高企業環境污染責任能力,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在2010年頒布的《山西省減少污染物排放條例》中就明確規定重污染排污單位應該積極參加環境污染責任保險。2011年8月,省環保廳和省保監局聯合下發山西省《關于試行環境污染責任保險工作的通知》和《環境污染責任保險實施方案》,明確由中國人民財產保險公司山西分公司實施環境責任保險試點。山西根據污染情況,將高污染風險及排放總量較大的煤礦、焦化、電力、冶金、化工、采選等82家重污染企業作為首批試點,支持未列入試點的其他企業積極參加環境責任保險。到2012年7月底,山西參加環境責任保險的試點企業共有68家,保費收入1156萬元,責任限額共計7.5億元,共發生環境污染事件8起,賠款總價75.28萬元,但仍有14家集團和企業未按試點要求投保,省環保廳要求限期投保。此外,山西保監局依法對保險機構進行環境責任保險業務監督管理,對于侵害投保企業和受害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予以嚴處。2012年底,山西發生嚴重的苯胺污染事件,山西和河北2萬多人、28個村、80公里的河道受到污染,這是一起企業環境污染重大事件。事故發生后,山西人保財險緊急派人調查事故,核實事故原因、損失,此次事故中保險公司共賠付405萬元,保障了污染損害賠付工作的順利進行,避免了損失擴大。[3]這是山西首次成功運用環境責任保險處置重大污染事故。事實證明,環境責任保險是解決污染糾紛、及時賠償受害人、恢復環境、促進企業和社會平穩發展的重要經濟手段,也是建立環境監督管理社會化長效機制的重要途徑。山西環境責任保險發展迅速,2013年前三個月環境責任保險同比增長118.74%,增速全國第一。2013年8月試點結束,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取得了一定成效。為進一步推進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工作,山西省環保廳2014年4月下發《關于進一步推進環境責任保險試點工作的意見》,明確山西將繼續擴大環境污染責任保險試點范圍,新增試點企業,擴大承保公司的范圍。規定2011年到2013年省環保廳確定的尚未投保或續保的企業,在2014年度仍由人保財險山西省分公司繼續承保。新增中國平安財險山西分公司、中國太平洋財險山西分公司作為承保公司。依據地域范圍明確保險公司的分工:原來的人保財險山西省分公司負責太原、呂梁、臨汾、運城所有企業;中國平安財險山西分公司負責大同、朔州、晉中、忻州所有企業;中國太平洋財險山西分公司負責陽泉、晉城、長治所有企業。同時,2014年4月起,山西正式啟動環境風險評估與污染損害鑒定試點工作,并建立了環境風險源及其防范數據庫,為環境污染應急做好準備。

  二、山西環境責任保險試點啟示

  (一)缺乏健全的法律保障

  首先,山西環境責任保險的實施缺乏健全的法律保障,對企業是否參保既無依據,又無法律拘束力,加之長期以來發生重大環境污染事故全部由政府買單,缺乏行之有效的環境污染事故責任追究機制,社會救助和懲治機制尚未建立,企業缺乏參保積極性,環境責任保險難以進一步推進。其次,環境污染侵權糾紛解決機制尚不健全,缺少污染評估和損害賠償明確規定,難以準確認定責任。環境侵權訴訟制度缺失,無具體的訴訟保障。

  (二)政府支持力度不夠

  山西環境污染事故進入高發期,其突發性、破壞性、多樣性和分散性特點常常給他人人身、財產和自然資源造成重大損害,僅依靠指定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山西省分公司一兩家保險公司運作過于薄弱。[4]在兩年試點期間政府僅僅給予了文件和口頭上的政策支持,缺乏較深層次的如稅收、補貼以及風險保障基金等支持措施。

  (三)投保企業較少

  山西環境責任保險試點之初,許多企業不了解環境責任保險制度,有的企業雖然了解,但不想承擔保險費用;還有的企業存在僥幸心理,認為自己不會發生污染事故;有的企業已發生了污染事故,但實際并未支付高額賠償或受到處罰,也缺乏投保的動力。同時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剛剛起步,加之缺乏法律和行政強制措施,企業參投環境污染責任險的主動性和積極性不足。

  (四)保險機構大多不愿承保

  山西環境責任保險試點期間,由于環境責任保險缺乏立法支持,加上見效慢、周期長、投保企業較少,這就使得保險機構很難聚集社會眾多企業的保險金,保險大數法則難以實現,風險不均衡,一旦發生保險理賠,保險機構必然承受重壓。所以,很多保險機構不愿承保,使得環境責任保險業務增速緩慢。

  (五)風險分散度小

  從山西環境責任保險的試點看,參保企業主要是采煤、化工、冶金、焦化、電力、醫藥、建材等中小企業,而對于大型企業,由于其生產規模較大、資金較雄厚、污染防治工作相對較好,投保較少,導致環境責任保險業務量少覆蓋面小,環境責任風險難以有效分散。

  (六)責任認定和風險評估難度較大

  環境污染事故一旦發生,一方面由于其涉及面廣,因果關系較復雜,責任較難認定;另一方面由于環境責任保險剛起步,缺乏數據和經驗,保險產品定價較難,風險評估難度增大。為此,2014年10月,成立了山西環境污染損害司法鑒定中心,負責環境污染損害的鑒定、評估、糾紛化解等工作,由于剛剛起步,技術設備和人員有待提高。

  三、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制度的構建

  山西省委、省政府提出“氣化山西,實現碧水藍天”工程,鼓勵企業進行綠色生產,促進經濟循環發展,同時對于環境污染事件,采取措施及時救濟受害人、有效恢復環境,環境污染責任風險的社會化是較好的選擇,所以,山西構建環境責任保險制度勢在必行。借鑒國外經驗及國內各省環境責任保險試點中存在的問題,結合山西實際情況和近年來的試點經驗,對構建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制度提出以下建議:

  (一)完善山西環境保護的地方性法規

  構建環境責任保險制度離不開完善的環境保護法律與嚴格執法的力度。目前,我國尚未通過立法建立全國統一的環境責任保險制度,相關法律法規不健全。根據我國《憲法》第一百條、《立法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在全國尚未通過統一立法的情況下,山西可根據地方實際情況,制定山西省《環境責任保險條例》《環境污染事故理賠細則》等地方性法規,以規范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制度。

  (二)明確承保范圍

  山西環境責任保險制度建立之初,可將保險范圍確定為突發性環境污染事故,待環境責任保險制度相對成熟后,再將保險范圍逐步擴大到累積性環境污染事故。建議突發性環境責任風險以自愿投保的方式由商業性保險機構承保;累積性環境責任風險由政策性的保險機構承保,以強制投保和提高保險費率來實現對累積性環境責任風險企業的責任分擔。另外,環境責任保險合同可將被保險企業的下列行為規定為保險公司向被保險企業賠付的除外責任:被保險企業的故意污染行為、違反操作規范的行為和非正常生產活動所引起的賠償責任以及預防性費用等均應規定為免除責任的行為,即除外責任。建議《山西省環境責任保險條例》還應明確規定保險機構抗辯被保險企業的除外責任不能對抗受害人,除非環境污染事故的發生是由受害人故意行為造成的。這是基于環境責任保險有保護環境污染事故受害人的社會公益的目的性所要求的。同時規定因被保險人的故意污染行為、違反操作規范、非正常生產活動等行為,使得保險人向受害人承擔了賠付責任后,保險人有權向污染企業行使代位追償權。[5]

  (三)明確承保主體

  山西環境責任保險的承保主體,根據承保范圍分為政策性保險機構和商業性保險機構。建議山西省《環境責任保險條例》明確規定,政策性保險機構承保累積性環境責任風險,商業性保險機構主要承保突發性環境責任風險。理由是商業性保險機構是以盈利為目的,突發性環境責任風險的承保符合商業性保險機構的目的、保險原則和保險利益;而累積性環境責任風險事故發生確定,賠付數額的巨大,其排污行為又是不可避免的,商業性保險機構一般不愿意承保累積性環境責任風險。而且這些企業對山西經濟和社會發展又是不可缺少的,政府不能使該企業因給他人造成污染給付巨額賠付而倒閉,或因存在累積性環境責任風險而放棄對該類行業的投資,[6]因此,山西應建立政策性環境責任保險機構,政府給予一定經費支持,由其承保累積性的環境責任風險。

  (四)確定保險模式

  山西應建立自愿保險與強制保險相結合的環境責任保險模式。強制投保方式主要針對存在高度危險突發性環境侵權行為或存在較高危險的累積性環境侵權行為的企業,而對危險程度不高的環境侵權則可采取自愿投保方式。并且在《山西省環境責任保險條例》中嚴格限定環境責任強制保險的行業范圍,明確規定采選、煤礦、焦化、冶金、化工、電力、醫藥、建材等高污染企業,實行環境責任強制保險制度,要求這些較高風險的企業每年只有在投保環境責任強制保險后,才能通過年檢。環保廳對未按期、按要求投環境污染強制責任保險的企業,停止審批其環境影響評價文件、不出具企業上市和再融資環保核查意見、不批準環保設施驗收、不核發排污許可證、不安排環保補助資金等制約措施。而對危險程度不太高的可能發生突發性環境侵權的企業可采取自愿投保的方式;對累積性的環境侵權行為采取強制投保方式,但對危險程度較小,并且已經采取有效環保措施的單位,其累積性環境侵權行為也可采取自愿投保的方式,由企業自主決定。

  (五)明確保險費率

  因保險種類不同,環境責任保險費率也不相同,山西環境責任保險費率可分為環境責任強制險費率和任意險費率。強制險的費率由責任保險機構在國家公布的費率范圍內,根據被保險企業的具體情況微調,以確定具體的費率。強制險的費率實行差別浮動費率,在制定時應該充分考慮企業的安全管理狀況、污染事故情況及企業的承受能力等。任意險的費率則是由環境責任保險機構與投保企業自主協商達成,地方政府不限制其費率范圍。根據被保險企業的具體風險情況、保險期限由雙方商議逐筆確定,同時還可以約定,如果被保險企業發生嚴重環境保險事故或發生多次環境保險事故,保險機構有權在下一年度按約定提高其保險費率,以約束企業的環境保護行為。

  (六)明確索賠時效

  由于環境侵害后果的累積性、潛伏性、不確定性,其所引起的損害一般是在許多年后才能被發現,常常使保險機構對投保企業發生在保險有效期內的污染造成的損害難以把握其將來賠償責任的大小。為平衡保險機構和投保企業雙方利益,促進環境責任保險制度的良性發展,建議對山西環境責任保險規定相對較長的索賠時效,這可借鑒美國的做法,規定30年最長的索賠時效,自受害人請求污染企業承擔賠償責任之日起計算。同時應規定累積性環境責任保險的時效要比突發性的環境責任保險的時效長。但索賠時效的規定也應遵循經濟規律,充分考慮保險機構的利益。

  (七)建立保險公司對于投保企業的環境風險管理

  保險機構通過對投保企業進行事前、事中、事后三階段的督導,促使其履行環境保護責任。企業投保或者續簽保險合同前,保險機構應對投保企業開展環境風險評估,確定企業的環境風險等級、保險額度和保險費率,出具保險方案。在保險合同的履行過程中,保險機構按照合同約定定期對被保險企業的環境風險和污染隱患進行評估和排查,并可視情況通報當地環保部門,并通過保險費率調節這一市場機制影響企業的環境行為。被保險企業根據保險機構的意見進行整改,有效預防環境污染事故。投保企業發生環境污染事故后,保險機構應及時組織人員進行事故勘查、定損和責任認定,并按保險合同的約定,提供理賠服務,履行賠償責任。

  (八)完善激勵機制

  1.對連續三年以上投保企業無發生污染事故的,應該在費率上適當優惠,在評定環境行為等級時應該適當給予加分。2.聯合環保部門、財政部門,在分配環保專項資金、重金屬污染防治專項資金時,對連續三年投保企業給予適當傾斜。3.將投保企業投保信息報送銀行等金融機構,金融機構可根據投保企業信貸風險評估、風險可控、可持續發展等因素,考慮優先給予信貸支持。

  (九)完善以信息公開為核心的監管互動機制

  建立和完善以信息公開為核心的,以環保部門、保監部門、保險公司、投保企業、社會公眾為五大主體的信息共享與監管互動機制。健全環保和保監部門的對接機制及保險和投保企業的交流合作機制,實現數據、信息互聯互通。環保部門加強對污染企業的環境監管;保險公司對參保企業進行事前、事中、事后的監管,如保險費率的厘定和調整;企業在投保之前要面臨保險公司嚴格的風險評估,發現漏洞及時整改。健全信息公開機制,保障公眾知情權,強化公眾對企業環保工作的監督。將企業環保信息作為重要考核指標納入信用評價機制,及時向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作為信貸管理的重要依據。環境責任保險制度,僅是投保企業在發生保險事故后,對受害人的一種補償機制,單靠事后保險機構的補償和修復環境,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環境問題,要更好地發揮環境責任保險的作用,降低出險率,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同時保護好環境,需要企業、保險機構和監管部門共同努力。

  參考文獻:

  [1]劉驊.科技保險的理論與實證研究[D].武漢:武漢理工大學,2010.

  [2]張翼杰.山西構建環境責任保險制度的必要性和可行性[J].低碳世界,2014(11).

  [3]劉恒科.山西環境污染責任保險制度的問題與對策探析[J].環境與可持續發展,2015(1).

  [4]張婷芳.環境責任保險法律制度研究[J].投資與創業,2012(3).

  [5]張麗娟.論山西省環境責任強制保險制度的建立[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08(10).

  [6]田偉.我國生態補償法律制度研究[D].重慶:西南交通大學,2009.

  作者:張翼杰 單位:山西大學商務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baoxianlw/20293.html

    上一篇:保險論文投稿建立公務員失業保險制度
    下一篇:公立醫院養老保險政策改革意義

    曾道人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