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政工師論文投稿公共利益視角下新拆遷條例的制度困境

發布時間:2015-09-23   |  所屬分類:法理: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這篇政工師論文投稿發表了公共利益視角小新拆遷條例的制度困境,在拆遷過程中最難解決的就是釘子戶了,釘子戶與開放商之間的矛盾屢見不鮮,歸根結底還是利益調整的矛盾,在舊有的拆遷條例中缺少公共利益,公民的合法權益沒有得到保障,矛盾糾紛在所難免,那么在新的拆遷條例中公共利益有了哪些改變呢?

摘要:2014年國務院出臺《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兩次全國性公民討,且匯總超過十萬條意見,這是我國行政法規制定程序的首例。對比新舊拆遷模式,公共利益是兩者最大的不同點。本文旨在以公共利益的視角,結合房屋拆遷這個特殊的行政行為,理性解讀其發展進程及實踐路徑,進一步梳理制度中存在的不足,從而挖掘其背后的影響因素和矛盾根源。

關鍵詞:政工師論文投稿,公共利益,新拆遷條例,制度困境

中國式拆遷,是現階段社會面臨的最艱難利益調整,在這種沒有規劃與資質的拆遷運動中,政府承諾是需要付出信用成本的,城市要發展受拆遷的慣性思維左右,在新條例落實之時,地方正迫不及待地與時間賽跑,其背后隱藏的官民利益之爭越發暴露出拆遷悲劇的根源,然而,這部伴隨著城市化進程誕生和廣為詬病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卻足足實行了10年,導致了城市發展與私有財產權間關系的巨大扭曲。新拆遷條例擴大了補償范圍,解決實踐中存在的房屋價值低估問題,以及為被拆遷人提供一整套程序救濟,

一、公共利益在舊拆遷條例中的缺失

這場變革的起始點被輿論更多的定格在2009年四川,47歲的唐福珍站在自家樓頂上,面對拆遷大軍的咄咄氣勢點燃了悲涼的身體,不久其行為被定性為暴力抗拒拆遷,數名家屬也因此受牽連,在我國拆遷浪潮中,官民爭斗歷來演繹著各種荒誕的劇本,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唐福珍事件給媒體無限放大,直至將要決定一項法規的變革,無形的利益鏈條背后是政府之于拆遷經濟的最大化追求,地權的暗戰愈演愈烈,過去城市土地出讓收益的,留給地方,其余按四六分成,之后中央幾乎全額返還給地方,土地成為經濟收入的重要來源,分稅制改革后土地分配和使用也開始完全列入地方政府的管轄范圍內,拆遷漸成為一種常態的手段,并逐步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隨著對公民合法私有財產不受侵犯的保護性規定,只有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才能進行依法征收,利益面前地方的拆遷邏輯永遠打著發展大局’旗號,城市規劃改造工程為強制拆遷提供了有利的依據。沒有公眾源頭上的參與,到拆遷的末端就只有暴力抵抗。另外舊條例指出。

拆遷人依法將建筑予以拆除,并對使用人予以移遷安置及經濟補償的民事法律行為,而征收和補償主體應該是國家,其行為屬于行政法律關系,房屋的所有權任何組織個人均不得非法侵害,由此可見與新的精神和原則背道而馳。針對目前各地的突擊拆遷行為,缺乏必要的問責制度相配合,因而在利益博弈中被拆遷人(一般處于社會底層)往往占據下風,無力抵抗野蠻拆遷的襲擊。補償是征收合法有效的構成要件,應當在房屋拆遷之前完成。將兩者分開,本在征收過程完成的補償問題延至拆遷階段解決。

換言之,拆遷人可通過毫無關聯性的文件取得拆除資格,為雙方矛盾頻發埋下隱患。加上法律使用極為混亂,當被拆遷人試圖維權時,拆遷隊伍高舉作為下位法的舊條例,行政裁決由被拆遷人的常規救濟渠道變為逼其就范的手段。現實中主導優勢的公權與空有其文的私權如何能達成平衡,首當其沖的是合憲性與合法性問題。顯然,把物權法比喻為一個被拆掉引信的手榴彈,當下急需裝上條例修訂這個引信。舊條例仍作為暴力拆遷的保護傘,擁有行政強制權的地方政府對土地和城市開發的貪婪自然不會遏止,無法阻擋被利欲驅動以致瘋狂的鏟車,一個個鏟車和汽油瓶對抗的帶血拆遷糾紛繼續發生也就不可避免。

 

拆遷補償

 

二、公共利益在新拆遷條例中的引入

公共利益,可稱之為公共的利益,它是國家存在的正當性理由。公共意味著公眾的公用的尤指政府提供利益釋義為功用,能滿足人們物質精神需要的事物。公共利益并不是獨立于個人利益的特殊利益,而是組成共同體若干成員的利益總和,國家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促進公共利益,實現社會最大多數人的幸福。征收的基礎在于國家對臣民的最高統治權,領主取得或消滅私人財產的前提乃是用于公共用途。有學者認為,立法者不僅須將其所設定的基本思想與目標完整明白地表述出來,并應把憲法留下空白所致的不確定限制在技術絕對必要的標準上。當以嚴謹的規定可規范不斷變化的公益且促其實現時,則不宜使用開放概括的條款,新條例采用了列舉式的界定。當強權與暴力屢屢突破法律規范消解對它的敬畏時,原本指望通過法律救濟自身權益的民眾得到的只能是失望。如此一來,拆遷所拆掉的就不僅僅是普通大眾賴以安身立命的住所,還有他們對于法律公正的信仰及人權至上的理念,這無疑是在拆除中國和諧社會的根基。早期的上訪中國家信訪局有近一半涉及拆遷問題。和諧拆遷的前提應是政府要讓利于民。于是新條例旨在從核心切斷拆遷背后的,利益鏈,克服既得利益群體的阻力和屏障保障公民私權神圣不可侵犯。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falilw/15291.html

上一篇:法制期刊投稿我國高校技術成果轉移轉化法律制度
下一篇:法律期刊投稿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的歸責原則

曾道人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