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我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研究

發布時間:2019-02-13   |  所屬分類:法理: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是在立法中明確規定的基本制度,為實務中離婚中對非過錯一方的損害賠償提供了依據。但現行法律對這一制度的規定依然有欠缺,有問題和不足,也因此而成為制約制度作用發揮的因素。本文以典型案例為切入點,分析了我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現狀及存在的問題,進而針對性地提出優化完善這一制度的具體建議。

西南政法大學學報

  《西南政法大學學報》宗旨在于及時傳播法學領域和其它社科領域的創造性研究成果,反映學術界的最新動態,為學人之間的溝通學術思想,探討實踐難題,評價改革得失構建暢通渠道。注重弘揚學術精神,堅持理論聯系實際,推出學術研究精品。

  對婚姻的態度,從最初的謹慎排斥離婚,到尊重雙方的意愿肯定離婚,我國公眾之觀念已有了大幅轉變。與此同時,離婚率在不斷攀升。離婚的原因是多元的,或者是雙方感情不和,或者是存在其他難以克服的障礙,同樣也存在因一方的過錯如出軌等而導致的離婚。

  一、我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概括論述

  (一)離婚過錯損害賠償的界定

  離婚損害賠償制度,具體而言,主要是指婚姻關系中,如果一方存在法律所明確規定的過錯,進而導致對方權益受損,并且婚姻關系因此而破裂的,應該要求過錯一方對無過錯一方進行賠償的制度 。對婚姻法律關系的保護,是婚姻法的應有之義。在婚姻關系內,雙方應該遵循法律的要求、履行法定的義務,尤其是要避免侵害對方的合法權益。這一制度之設立,重點就是以法律之約束懲戒力,來對不尊重婚姻,不愛護婚姻,不珍惜配偶之錯誤行為進行懲處,對婚姻內無辜的一方進行彌補。

  (二)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立法梳理

  2001年,新婚姻法中首次規定了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三)實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這一規定,充分說明法律是順應社會發展之趨勢,在不斷進步之中的。婚姻法是特殊的民事立法,所調整的婚姻家庭關系,對社會整體產生影響。因此,在具體制度設計上,不僅要體現公平,更要符合人們對婚姻家庭之期待和基本要求。

  《婚姻法司法解釋(一)》對這一制度又進行了更進一步的更清晰具體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下稱《解釋(一)》)第二條規定:婚姻法第三條、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情形,是指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不以夫妻名義,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解釋(一)》第二十八條規定:“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損害賠償,包括物質損害賠償和精神損害賠償 。涉及精神損害賠償的,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解釋(一)》明確了賠償包括了物質與精神賠償兩個層面,同時對何為“同居”等進行了界定,這為司法實務中操作的展開也提供了法律依據。

  二、我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存在的缺陷探究

  對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已有立法作出規定。但同時因立法規定存在缺陷與不足,也影響了司法適用的展開,不利于充分發揮制度本身之功效。結合實務,結合已有的案例,可以看出的是,現階段這一制度在運行過程中所體現出來的不足是很明顯的,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分別進行闡述:

  (一)適用主體規定存在欠缺

  在賠償主體上,僅包括了婚姻內的過錯方,稍顯狹窄。尤其是在明知他人有配偶,卻依然破壞他人家庭,與有配偶者同居的“第三者”,法律并未規定懲戒措施,顯然是不夠合理的,也會助長社會不正之風。法律要懲戒不當行為,同樣也要體現對公眾行為的規范與引導,對不當行為的懲戒與否定。在我國婚姻家庭關系不穩定,影響的不僅僅是婚姻內的雙方,還包括了與婚姻、家庭相關的各群體 。尤其是對子女而言,部分不負責任的父親或母親,隨意與他人同居,產生了婚姻外的戀情,使得子女在生活中感覺低人一等,受到他人歧視,無法在和睦的家庭中成長,心理也會可能出現問題。一些第三者,明知他人有家庭,但卻肆無忌憚地破壞他人之婚姻、他人之家庭,恰恰正是因為法律對他們無視道德的行為沒有相應的懲戒。而法律規定的不足,也使得第三者破壞他人家庭的行為毫無違法成本,不會帶來損失,這顯然是不公的。

  從賠償對象來看,依照現行規定,能夠因婚姻內的一方存在法定過錯能夠有所彌補的,僅限于婚姻內無過錯的一方,并不涉及其他任何第三人。誠然,這樣的規定體現了婚姻法與婚姻關系中僅有兩方主體的要求,但同時,卻忽視了婚姻本身與家庭之間存在的必然關聯。有時候,婚姻內一方的過錯行為,不僅僅對其配偶造成了傷害,也會對他們的孩子,對雙方的父母權益造成傷害。典型的便是存在遺棄、虐待的過錯行為,對孩子,對老人這樣的弱勢群體權益造成極大傷害。雖然受害者也可以通過提起民事訴訟的方式來獲得賠償,但過程繁瑣,成本較高,遠不如在離婚損害賠償中作出規定更容易實現權利救濟。

  (二)適用的范圍過于狹窄

  我國現階段婚姻法所列舉的適用于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的情形是有限的。毫無疑問,立法所列舉之情形,的確是對對方權益造成了侵害,對婚姻關系造成了破壞,要求過錯方承擔賠償責任是無疑的。但僅僅這幾種情形就足夠了嗎?實務中,依然存在其他類型的明顯地侵害對方權益,對婚姻家庭不負責任,甚至帶來嚴重危害結果的行為,卻不能依據這一制度要求過錯方對無過錯方進行賠償。這樣的規定很明顯的不公平,不合理的 。實務中也存在婚姻內的一方長期與他人通奸、或者是存在吸食毒品、賭博等惡劣行徑、或者是女方存在賣淫等行為的。這些行為顯然是對婚姻關系的肆意傷害,也是對對方權益的傷害。

  (三)賠償數額、方式等存在的問題

  對賠償的數額,賠償的方式等,立法規定的不夠細致,盡管實踐中法官也會主動結合案情來作出最終的分析及判斷。但過于粗疏的規定,也會使得實務中賠償的展開存在明顯的差異。比如同樣類型的案件中,過錯方的過錯行為差不多,但受害者一方所獲得的物質精神賠償可能會相去甚遠,令受害者無法接受,也引發了公眾對法律制度、司法機關的不滿與質疑。

  尤其是在精神損害賠償方面,究竟應該如何確定最終的賠償數額?是否受害者一方的各種訴求法院都會考慮?如何來判定受害者一方精神層面受到打擊的程度?這些現實問題都亟待解決,而解決不妥當,勢必會使得賠償數額差異過于明顯,也影響了制度的運行,影響了不同主體權益的實現與保障。在賠償方式上,同樣也缺乏具體規定,實踐中一些過錯方為了拖延賠償,提出“分期支付”的方式,這樣的方式也可能會損害無過錯一方的合法權益。這樣的方式是否合理,法律是否支持,此類問題同樣沒有答案。

  三、完善我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具體建議

  離婚過錯賠償,對即將分道揚鑣的原婚姻關系中的各方而言,都是十分關鍵和重要的。通過賠償,既是對過錯方的懲戒,對社會公眾的警示,也是對受害者一方的幫助。針對我國現階段離婚損害賠償制度存在的問題,要予以優化完善,也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一)完善適用主體的規定

  對制度適用的主體,筆者認為應該適當擴充,以更全面更徹底地發揮制度之作用。在賠償主體上,我國現行立法僅規定了婚姻內過錯一方賠償的義務。這就意味著賠償的主體范圍是有些狹窄的。這樣也會導致諸如第三者之類的不道德行為愈演愈烈,不受法律之限制。基于此,筆者認為可以考慮增加“第三者”等婚姻外的第三方作為賠償之主體。當然,必須是在第三者主觀上存在過錯的情況下,才有要求其賠償的可能,如果本身第三者本身并不知曉實際情況,要求其賠償也是一種苛責。通過這樣的立法方式,旨在對公眾形成道德與法律層面的雙重約束,也體現了法律規范的引導教育作用。

  在賠償對象上,可以考慮增加其他受害者。這就意味著,如果過錯方的行為,不僅僅對其配偶權益造成了侵害,同時也對其他家庭成員造成了侵害,其他家庭成員可以在離婚訴訟中,向過錯方提出進行損害賠償的要求。這樣的規定,既是對其他受害者權益的維護保障,同樣也是節約訴訟資源、提高訴訟效率的有效方式。同樣,這樣的規定也體現了婚姻與家庭不可分割的本質,是與我國婚姻家庭之間的關系相統一的。

  (二)完善適用范圍的規定

  在制度適用之范圍界定上,筆者認為應該增加“過錯”的情形,擴大這一制度適用的范圍。結合實踐中常見的離婚原因,結合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的立法宗旨,筆者認為可以增加以下幾種類型:一是與他人通奸的,一般情況下,應該是與他人通奸達到半年及以上的,才可以作為典型的過錯;二是存在吸食毒品、賭博等類似重大惡習的。此類行為,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更是對配偶、對家庭的不負責任,因此這樣典型的過錯也應該對對方有所賠償;三是存在賣淫嫖娼行為的,是對對方的不忠誠,也應納入到過錯的范圍內;四是同性戀騙婚行為,同樣也應該納入到過錯的范圍內,以體現對此類行為的懲戒,對無過錯方的權益保障 。

  (三)明確賠償數額及方式

  對離婚過錯損害賠償中所涉及到的賠償,法律應進一步明確賠償的數額規定及賠償的方式。比如,在賠償數額上,對物質賠償數額的確定相對好判斷,主要是依據其他民事案件中計算物質賠償數額的方式來計算,遵循統一的標準來確定。但對于精神損害賠償的數額,這是一個難題。毫無疑問,不宜對賠償的數額予以明確界定,這也是考慮到不同地域、不同案情的需要。但同時,也應該有一個大致的范圍,有一個確定數額應考慮的因素作為標準來展開。比如應考慮過錯方的過錯程度、應考慮無過錯方在婚姻中的表現、應考慮過錯方與無過錯方的經濟條件與收入來源等。綜合考慮多種因素的前提下,最終做出的精神損害賠償數額的判決,才是能夠令雙方心服口服,令公眾認可與接受的判決。

  在賠償方式上,應體現對當事人想法與意愿的維護及尊重,這是為了更好地處理糾紛,這與我國傳統觀念是一致的,使各方主體都能回歸正常生活。比如法院判決中,應允許雙方當事人就賠償的具體方式進行協商,可以分期,可以一次性付清,也可以賠償對方動產、不動產等。但同時,法院需要監督執行,以免成為過錯方逃避責任承擔的借口。

  四、結語

  綜上所述,結合我國現階段離婚損害賠償制度存在的欠缺,本文認為要更好地發揮制度功效,需要采取積極措施,完善適用主體、適用范圍、賠償數額方式等具體問題的規定,此外,還應完善舉證責任承擔的規定,提高受害者一方的證據意識。婚姻是神圣的,家庭穩定也是社會和諧之基礎。婚姻內的各方,都應該有尊重婚姻、尊重配偶的意識,應該避免出現各種過錯行為,以免影響婚姻家庭關系。期待通過本文的研究,為更多婚姻內受到傷害的無過錯方提供幫助支持,實現社會整體的和諧穩定。

  注釋:

  雷穎.論我國離婚賠償法律制度之完善.法制與社會.2016(6).89-90.

  景春蘭.對通奸行為進行規制的法律進路.政法學刊.2017(2).11-12.

  孫若軍.論離婚損害賠償制度.法學家.2014(5).67-68.

  馬憶南、賈雪.婚姻法第四十六條實證分析——離婚損害賠償的影響因素和審判思路.中華女子學院學報.2016(1).65-67.

  韓菲.我國離婚損害賠償訴訟"舉證難"的對策研究.萍鄉學院學報.2015(5).45-46.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falilw/20049.html

    上一篇:淺析法學教育中存在的幾個問題
    下一篇:馬克思主義哲學大眾化面臨的挑戰

    曾道人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