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及影響因素

發布時間:2019-06-12   |  所屬分類:高等教育: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這篇論文主要介紹的是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及影響因素的內容,本文作者就是通過對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的相關內容做出詳細的闡述與介紹,特推薦這篇優秀的文章供相關人士參考。

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及影響因素

  關鍵詞: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影響因素

  一、問題的提出

  自主學習是教育領域的一個重要研究問題,培養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是大學教育的重要目標項之一。當前社會已經進入到信息時代,知識每年以幾何級的速度更新替換著,越來越多的知識、技能都需要依靠學習者本身自主去學習。然而在相對寬松的大學環境中,很多大學生每天上網娛樂的時間遠遠超過讀書學習的時間[1]。大學生因荒廢學業被學校勸退的新聞屢見報端,如山東大學勸退多名因沉溺游戲而未完成學業的學生,這表明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是一個亟須關注的問題。《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大力倡導自主學習,鼓勵全民進行終身學習,構建一個學習型社會。在此基礎上《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認為教育質量全面提升的一個重要標志是學業水平和自主學習、終身學習能力全面提升。這充分體現了我國高等教育的改革方向,如何提高大學生的自主學習表現和能力成為了高等教育改革的重中之重。基于以上背景,本文將以粵西某高校大學生群體為例,描述大學生自主學習現狀,探究影響大學生自主學習的因素,并辨明主要影響因素,為高校提升大學生自主學習能力提供一些參考。

  二、文獻回顧

  (一)自主學習的界定

  關于自主學習的定義,歷來有諸多探討。Holec對自主學習的界定比較強調學習者的自主決策能力以及自我監控和評估能力[2],不過定義并沒有涉及心理學的領域。Little則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認為自主學習是學習者對學習過程和學習內容的一種心理關系問題,即一種超越、批判性的思考、決策以及獨立行動的能力[3]。曹盛華提出,自主學習是以學生為主體,通過他們的獨立分析、探索、實踐、質疑、創造等方法來實現學習目標,是一種主動的建構性學習過程[4]。這與Little定義的內涵較為接近。我國學者龐維國則從自主學習維度和過程出發,其認為自主學習是能動的、有效的和相對獨立的學習[5]。周炎根、桑青松進一步地對自主進行了解釋:學生能夠指導、控制、調節自己學習行為的能力與習慣[6]。在當前教育領域中,以齊莫曼的界定最具有代表性。其認為當學生在元認知、動機和行為三個方面都是一個積極的參與者時,其學習就是自主的[7]。綜上,本研究認為對于學生的日常實踐而言,大學生的自主學習最終體現在其對學習的時間規制上,通過對課外學習時間的運作,體現出大學生學習過程中的主體性,而這一行為上的主體性則是前述研究中的核心承載,其最能反映出大學生自主學習的現狀。因此本研究認為自主學習是學生作為學習的主體,在課外時間中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通過閱讀、聽講、研究、觀察、實踐等方式進行學習的行為。

  (二)影響自主學習因素的相關研究

  國內外研究者們對影響學習者自主學習的因素進行了較多的分析,如自我效能感、成就目標定向、思考力等因素會影響自主學習[8-9]。隨著研究的深入,眾多學者認為應該從學習者個體和所處環境兩個層面來分析影響自主學習的因素[10-12]。如王田認為影響大學生自主學習的主要因素有內在因素(學習習慣、學習觀念、學習態度、學習動機等)和外在因素(教師與同輩群體、學習環境、社會文化),其中學習環境對大學生自主學習的影響最大[13]。王靜瓊等基于社會認知學派的理論,發現學習歸因對有直接回歸效應;學習環境適應通過學習歸因這個中介變量影響自主學習;而自我概念對自主學習不僅有直接回歸效應,同時還通過學習環境適應和學習歸因的部分中介作用影響自主學習[14]。汪志君和張魯冀認為自主學習受自我效能、學習動機、學習環境等多重因素的影響[15]。周炎根和桑青松通過文獻綜述的方式認為大學生自主學習受主觀因素和客觀因素影響[16]。但是這些量化研究缺少對人口統計變量的控制,故而在統計效力上值得存疑。因此本研究依托齊莫曼的自主學習理論,將從學習動機、學習方法、學習結果、學習環境四個維度對大學生進行調查分析,在控制其他變量的基礎上,利用回歸分析探究影響大學生自主學習的因素。

  三、研究設計

  (一)概念測量

  本研究因變量為自主學習狀況,依據前述定義以大學生在課外時間進行自主學習時間的長短來測量其自主學習情況,若大學生課外學習時間在三個小時及以上則自主學習狀況良好,若大學生課外學習時間在三小時以下則自主學習狀況較差。本研究自變量為學習動機、學習方法、學習結果和學習環境。學習動機根據被調查者選項的情況,合并匯總成為一個取值從1—6的變量,其中數值越低表示學習動機越低。學習方法操作化為在學習較為枯燥時“放棄學習”“稍作休息后繼續學習”和“調整學習策略堅持學習”。學習結果操作化為“從未做過學習結果總結”“偶爾做學習結果總結”“遇到問題時做學習結果總結”“經常做學習結果總結”。學習環境操作化為“嘈雜宿舍環境”“安靜宿舍環境”“圖書館等學習場所”。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問卷調查的方式,在經過多名大學生的試調查后,正式向粵西某高校大學生發放問卷,采用多段整群隨機抽樣的方式發放500份問卷,回收有效問卷495份。本文采用SPSS20.0版本進行交互分析和檢驗,通過非參數檢驗,問卷中核心指標通過隨機性檢驗,說明樣本具有較好的代表性。由于調查數據主要是名義變量或連續變量,兩變量交互分析的主要數學方法為卡方檢驗。為判斷多變量之間的影響力和主要因素,選用了多元logistic回歸模型。

  四、研究結果

  (一)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有待改善

  從此次調查結果來看,自主學習狀況良好的大學生占比約為43%,而自主學習狀況較差的大學生占比約為57%,二者相差近15個百分比。這表明當前大學生對課外時間用于學習上的安排仍然偏少,結合此次調查結果來看,約四分之一的大學生將課外時間放在了網上娛樂,表明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有待改善,自主學習能力亟須提高。

  (二)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受多重因素影響

  通過將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與多個因素的交互分析,本研究發現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與學習動機之間存在顯著的相關性(p<0.05),二者之間的關系強度為0.124,假設1得到了數據支持,表明學習動機會影響大學生的自主學習狀況。同理,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與學習方法、學習結果和學習環境之間存在著顯著的相關性(p<0.05),假設2—4均得到了數據的支持。這說明大學生內在因素和外在因素均會對自主學習狀況發揮作用,與學界的研究結果一致。為進一步探究在控制人口統計變量之后,上述四個因素是否仍然會對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產生影響,以及辨明四個因素中,何者發揮著主要的作用,因此本研究構建了一個多元Logistic回歸模型,模型結果見表1.由表1可知,在控制人口統計變量后,大學生學習動機與自主學習狀況之間的相關性仍具有統計意義,當學習動機每增加一個層次時,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良好的發生比(odds)會增加34.9%(e0.299-1)。在學習方法中,善于通過調整學習策略、更替學習方法的大學生相比較未經嘗試直接放棄的大學生而言,前者自主學習狀況良好的發生比是后者的3.358倍,但是采取稍作休息繼續學習的大學生與不善于調整學習方法的大學生之間并不存在顯著差異(p>0.05)。在學習結果中,經常對學習結果進行反思總結的大學生相比較不對學習結果總結的大學生而言,前者自主學習狀況良好的發生比是后者的3.784倍,即使對于遇到問題才總結學習結果的大學生,其自主學習狀況良好的發生比也高于不對學習結果總結的大學生,但是偶爾總結學習結果的大學生和不總結學習結果的大學生之間不存在顯著差異。值得注意的是,在控制其他變量之后,原先與自主學習狀況關系顯著的學習環境變得不再顯著,依據詳析分析原理,學習環境是透過影響其他變量來作用于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此外,本文還使用Forward:Conditional功能進行回歸分析,數據結果表明學習結果對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的影響最大,從實踐上來理解,經常對學習結果進行反思、總結的大學生,能夠更好地發現學習中的問題,收獲學習過程中的成長,從而也就有更高的動機投入到自主學習的過程中。

  五、小結和討論

  本次調研結果表明,從總體上來看,自主學習狀況良好的大學生占比不到一半,大學生自主學習狀況有待改善,學習動機、學習方法、學習結果和學習環境四個方面的因素會對自主學習狀況產生影響,其中學習結果的作用要大于其他三方面的因素,學習環境是通過作用于其他因素來影響自主學習狀況,表明存在一定的中介效應。基于此,本研究認為應努力推進以下三個方面的工作。

  (一)加強對大學生的學習指導,傳授相應自主學習策略

  溫故而知新,有效的學習總結是提高學習效率,提升自主學習能力的策略之一,只有通過總結才能進行查缺補漏,知道自身在學習上的優點和不足,從而改進。高校教育者應鼓勵和要求學生經常對所學知識進行系統的反思和總結,利用做筆記、寫小結、列提綱等方法對知識進行系統的鞏固和總結,透過這樣一種自我監控的方式更能促進大學生自主學習。善于在學習情境中調整學習方法也是自主學習策略的一種,如當學習較為枯燥時,可以采取觀看在線教育視頻、小組合作學習和實操演練等方法做好自我管理。

  (二)以專業知識為核心,多層次增強大學生學習動機

  在自主學習的過程中,學習者所能感受到的吸引力一方面來自專業知識本身的興趣,這種興趣會驅動學習者發揮主觀能動性,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到學習之中;另一方面來自學習所帶來的價值,如專業知識給生活、實習和求職所帶來的幫助,而前者是后者的重要基石。高校管理者需進一步完善專業教學管理制度,支持學生自由探索,推動厚基礎、寬口徑的培養模式。高校教育者需根據學生動機水平和特點,選取合適的教學方式(如翻轉課堂等),透過最近發展區來增強學生對專業知識本身的探索興趣,此外還需協調融合專業知識與生活實踐之間的關系,在生活實踐的多個層次上提升大學生學習動機。

  (三)完善學習設施場所建設和管理,營造自主學習校園文化

  空間本身的特點和空間距離上的遠近會影響人們的日常實踐,對于自主學習這一行動來講,學習場所數量是否充足、學習設施是否完善和學習場所的位置分布都會影響到大學生實踐自主學習,這在調研數據中都得到了支持。因此高校還需提升校園規劃水平,合理設置各類建筑的位置關系,重點完善圖書館、教室和自習室等場所的學習設施建設,為營造自主學習的校園文化提供硬件基礎。

  作者:郭浩 郭唐梨 單位:廣東海洋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gaodengjiaoyulw/20339.html

    上一篇:文化多元化與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措施
    下一篇:新時代高等教育教學方法

    曾道人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