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企業政治關聯與技術創新能力

發布時間:2019-04-23   |  所屬分類:行政管理: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這篇論文主要介紹的是企業政治關聯與技術創新能力的內容,本文作者就是通過對企業政治關聯與技術的相關內容做出詳細的闡述與介紹,特推薦這篇優秀的文章供相關人士參考。

企業政治關聯與技術創新能力

  關鍵詞:政治關聯;技術創新;技術效率

  一、政治關聯的內涵及其衡量標準

  國內外早期在有關企業政府背景、企業家政治參與以及“關系”研究中對相關概念界定時產生過與企業政治關聯類似的表達。但學界一致認為,Fisman最早明確提出企業政治關聯,其于2001年發表在《AmericanEconomicReview》上的文章“Estimatingthevalueofpoliticalconnections”清晰地表述了企業政治關聯(PoliticalConnections)這一概念。該文獻基于印度尼西亞前總統蘇哈托家族對該國企業的影響進行分析研究,利用蘇哈托依賴指數(Suhartodependencyindex)表示該國企業與蘇哈托家族之間的關系程度,從而衡量企業的政治關聯程度,提供了從企業與政府首腦之間的關系來分析企業政治關聯的視角雛形。企業政治關聯在政治經濟體制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表現形式,所以不同的國家政治經濟體制差異也會造成企業政治關聯定義上的差異。在政治關聯未被正式提出前,Roberts(1990)在研究中雖未明確說明政治關聯這一概念,但對企業與參議員之間的利益關系進行了研究。Fisman(2001)認為政治關聯應當是企業與關鍵政治人物或政府要員之間形成的密切關系且這種關系是基于企業與蘇哈托家族之間的私人關系構建。Johnson和Mitton(2001)則認為企業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與正副首相或財政部長等重要政治人員有密切關系才是企業政治關聯的衡量標準。Faccio(2006)的研究是目前最受學界認可的,該研究中把議員、大臣、政府首腦或政府高官以及與政府高官關系密切的人員是否擔任公司大股東或高管為衡量依據,這篇論文“PoliticallyConnectedFirms”發表在《Ameri-canEconomicReview》上,有關企業政治關聯的結論對該議題研究具有里程碑式意義和貢獻。考慮到中國的政治經濟體制背景,在以中國企業為樣本的研究中,除了Fan等學者對企業政治關聯進行了概念界定以外,張建君和張志學(2005)在開展企業非市場領域研究中認為,企業政治關聯以雇傭現任或前任政府官員的方式構建,這種企業政治關系是隱性的,此研究對政治關聯的定義與之后Fan等研究相似。

  二、技術創新能力及其度量方法

  目前,學者們衡量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方法較為豐富,國際上通用的衡量指標也很多。從指標所需數據的復雜程度分析,可以將衡量指標分為單一指標和綜合指標兩種方式。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單一衡量指標可以從創新環節方面進行分類——研發投入類和研發產出類。研發投入類指標包含研發投入強度、研發投入增長率等指標。例如,Chen等(2001)用研發投入代表企業創新水平,檢驗企業股價與無形資產以及研發活動的相關性。涂遠芬(2014)使用企業研發投入強度作為衡量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指標,考察了中國服務業企業出口與生產率之間的作用機理,并與中國制造業企業進行了比較分析。謝澤中等(2017)使用研發投入強度衡量企業創新水平,從創業板公司招股說明書中獲得上市前各年研發費用與銷售收入比值,并對其進行平均計算以探究分階段投資策略對于創業企業創新水平的影響。研發產出類指標包含專利申請及審批數、新產品產值、新產品銷售收入等。解維敏(2018)認為企業專利能夠代表企業重要的科技水平和科技成果,所以以企業專利申請數量來替代企業技術創新,實證分析業績薪酬對企業創新的影響。而Lin等(2011)則利用新產品數量衡量企業技術創新能力以實證研究管理層激勵和CEO特征在企業創新活動中的作用[。同時,余明桂等(2016)提出企業新產品數據雖然能夠比專利數更適合作為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衡量標準,但企業開發的新產品數據難以獲得,且數據的真實性難以求證,這對研究開展產生了一定阻力。由于單一衡量指標都存在一定的不足,部分學者選擇從不同角度采用多個或者綜合指標來衡量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熊捷和孫道銀(2017)采用利用量表搜集企業平均每年申請的專利數、企業掌握核心技術程度數據以及企業發表的科技論文數,并以此三個數據共同作為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衡量標準。胡志強和喻雅文(2017)以研發投入和技術人員數分別作為創新資金投入基數和人員投入基數,專利申請數和營業收入為兩個創新產出變量,采用兩投入兩產出的隨機前沿模型估計企業技術創新效率作為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衡量指標。

  三、政治關聯與技術創新能力的關系研究

  創新是企業擁有市場競爭力、實現持續發展的關鍵要素。政治關聯對企業技術創新的影響主要分為兩個方面。1.積極影響通過梳理文獻可以發現,現有研究主要從增加研發資金和降低創新風險兩個方面論證政治關聯能夠彌補企業研發能力不足。許玲玲(2017)證明政治關聯可以顯著促進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的技術創新激勵效應。劉力鋼和董瑩(2017)認為政治關聯在減少企業信息不對稱性方面有積極影響,因而政治關聯型企業的創新決策質量會相應提升并增強企業技術創新信心,政治關聯有助于企業降低信息獲得成本,并達成降低技術創新風險的目標。嚴若森和姜瀟(2019)以2012-2015年中國A股民營高新技術上市企業為樣本,進行了系列相關實證研究,研究表明政治關聯對企業研發投入具有促進作用,且政治關聯有助于緩解企業的融資約束,更重要的是政治關聯對融資約束與企業研發投入之間的負向關系能夠起到正向調節作用。2.消極影響盡管政治關聯能夠帶給企業更多創新資源,但也會因為降低市場競爭和改變企業投資結構等原因使得企業創新意愿下降,從而導致企業技術創新水平下滑。蘇方國等(2017)基于資源視角,以2009-2013年創業板上市公司五年1072個連續觀測值為樣本,研究證明政治關聯資源對企業研發投入發生了“資源詛咒”的影響。楊筠和寧向東(2018)選取中國中小企業板的民營上市公司為樣本,分析發現政治關聯對企業獲取政府補貼有正向影響,政治關聯削弱了政府補貼對企業創新績效的積極作用,證明政治關聯為民營企業提供了尋租渠道,基于政治關聯發放政府補貼會扭曲資源配置、降低資源使用效率。

  四、研究的思路

  綜合以上學者對政治關聯定義的回顧與分析發現,研究樣本所在國政治經濟背景對企業政治關聯的界定存在極大影響,基于不同國家政治經濟背景下的政治關聯內涵也存在較大差異,眾多學者的研究也都認可企業政治關聯在本質上反映的是一種特殊政企關系。但無論學者從何種研究視角入手,企業政治關聯從法律意義上而言都屬于一種完全合法的政企關系模式。政治關聯對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影響十分復雜,是積極影響與消極影響的綜合體現。部分學者針對上述研究存在不同結論的原因進行了思考,獲得較多共鳴的解釋為:一些其他因素同樣影響著企業技術創新活動的進行,這些因素會在一定程度上調節政治關聯與企業技術創新的關系,這也為深入研究政治關聯與企業技術創新的關系提供了新的思路。

  作者:周瑋 單位:江南大學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xingzhengguanlilw/20190.html

    上一篇:淺談小城鎮規劃設計的要求和原則
    下一篇:生涯規劃和就業指導模式

    曾道人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