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地方音樂發展思路

發布時間:2019-11-05   |  所屬分類:音樂: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在當今中國的社會民族音樂文化價值更多地體現在民族特色上,而民族文化相對論逐漸得到廣大學者的關注,包括赫哲族民族音樂文化現狀、信仰、產業和語言等得到推崇和重視,赫哲族人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面對著原始、原生態的生存環境、自然災害,面對風云變幻般的政治變革,殘酷的戰爭侵襲,他們那種淳樸的生活方式、單調的勞動內容、落后的經濟條件,有對宗教的信仰虔誠情感,對神靈的寄托和對神話中虛擬境界的向往的奇特情感。其特色的民族音樂文化與廣大漢族的音樂文化及其他兄弟民族音樂文化共同和諧發展。

地方音樂發展思路

  關鍵詞:音樂;非物質文化

  赫哲族歷史悠久,是我國人口數最少的民族之一,長期的漁獵生活給人民創造了赫哲族獨特的民族文化,這也是我國民族音樂文化資源最寶貴的民族財富。如《漁歌》,這首歌是D徵調式。旋律特點:同音反復,跳動不大,全曲音域僅八度,旋律中多處“切分音”的使用增加了曲子的歡快情感;3/8的節拍+同音反復+切分音+弱拍波音的使用,表現了江上“蕩起船”的節奏和情趣以及勞動歡快的情感。這首歌的崇拜情感很明顯,認為神靈是保佑他們獲得生產豐收的“救世主”,如果真的獲得豐收,多打些鯉魚和鰉魚,“多打魚”要用“上等魚”來祭奠諸位神靈;神靈,是心中膜拜的對象,能主宰漁民的捕魚活動成功與否。我們要進一步研究赫哲族音樂文化存在的現狀和發展的現狀,進一步了解赫哲族的生產、生活和生存的現狀,進一步為了赫哲族音樂文化的保護、傳承和發展貢獻力量。首先,現階段赫哲族音樂文化發展的情況是自20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赫哲族音樂文化以迅猛發展的速度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特別是“烏日貢大會”,對促進赫哲族音樂文化的發展的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促進作用。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

  一、對赫哲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發展與傳承

  1958年9月3日至10月15日,黑龍江省文化局對黑龍江赫哲族等9個少數民族文藝進行調查,采錄了《姑娘與壯士》《招女婿》和《姊妹倆過日子》等五部依瑪堪和數首依瑪堪曲牌,寫出了四個依瑪堪歌手的訪問記和《依瑪堪調查報告》,收在《黑龍江兄弟民族文藝概況》一書中,于1962年由黑龍江省群眾藝術館出版。“伊馬堪”是赫哲族最具有代表性的說唱表演形式,多年以來一直以口傳身教的形式得以流傳,內容多是真實的歷史故事,其表演是邊說邊唱,說一段,唱一段,說與唱相結合的方式;在演唱部分添加說詞,在說詞部分添加演唱,巧妙結合,融會貫通;演唱形式簡單明了,更多地運用赫哲族民間語言,其娛樂性、生活性、敘事性、宗教性等特點突出;近年來引起更多國內外專家的特別關注,2008年赫哲族“伊馬堪”已經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在第一屆的赫哲族“烏日貢”大會,赫哲族著名“伊馬堪”老藝人“葛德勝、尤樹林”第一次把“伊馬堪”完美地呈現于舞臺,這一次讓赫哲族人民親身感受到了赫哲族音樂文化的魅力,赫哲族的音樂文化也再一次得到重視。遺憾的是在上個世紀末,兩位老藝術家相繼離開了我們,“伊馬堪”這種藝術形式也面臨失傳的危險,幸而“烏日貢”大會的表演,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資料,而進一步得到國家相關部門的特別重視,并開展了一系列的補救措施,赫哲族“伊馬堪”才得以進一步的傳承。

  二、更多專業性組織對赫哲族音樂文化的關注

  近年來,赫哲族跟很多國家和民族進行了音樂文化交流,其中包括日本、俄羅斯、韓國、美國等國家;又如與中國臺灣地區的少數民族音樂文化進行交流;也先后在各種重要的場合進行公開的演出,如中央電視臺的文藝欄目等。在1985年的第一屆“烏日貢”大會之后,1986年“佳木斯市城區赫哲族聯誼會”成立;1987年赫哲族“同江市赫哲族研究會”成立;2011年于街津口赫哲族鄉“赫哲族伊馬堪藝術團”成立;在2007年“東北五族音樂文化研究小組”成立;并正式掛牌為“佳木斯大學人文社科研究室”。2014年于街津口“赫哲族伊馬堪傳習所”成立等音樂文化實體及赫哲族音樂文化產業。現階段很多專業性的組織和教育機構都成立了相關于赫哲族音樂文化的研究部門,主要是針對赫哲族音樂文化的保護、傳承與發展。音樂文化組織部門的成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更有利于赫哲族音樂文化的發揚與保護。

  三、社會經濟的迅猛發展,促進了赫哲族的音樂文化得到更廣泛的交流

  自“烏日貢大會”以后,很多藝術工作者都蜂擁而至,來到了赫哲族的棲息地,為赫哲族音樂文化、歌舞藝術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赫哲族的音樂文化也進一步傳承下來,為赫哲族的音樂文化發展打下了夯實的基礎。其次,如何更好地保護赫哲族音樂文化的精髓。新中國成立以來,赫鄉的山山水水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激發了赫哲族人民對家鄉土地的新態度新感情。人們情不自禁地贊美謳歌家鄉。秋風爽,魚虞叫,烏蘇里江分外嬌。碧水蕩輕舟,漁歌滿江飄。“三花五羅”浪里游,鱘鰉擺尾鯉魚跳。阿雷赫雷赫尼哪,大馬哈回歸不再走喲,大海雖可愛,烏蘇里更美好!《唱我家鄉烏蘇里》大頂子山高烏蘇里藍,赫家新生活比蜜甜。鐵牛喚醒沼澤地,天鵝梅花鹿遍草原。機動漁船水上飛喲,滿山的珍寶采不完。一擔擔新谷香噴噴,一網網鮮魚光閃閃。一車車山珍送遠方,一船船深情向黨獻。赫家兒女一雙手呵,誓叫北國漁鄉賽江南!吳連貴老漢的《即興歌》代表了赫哲人民的心聲:我是赫哲老漁夫,江來水去受盡苦,毛主席領導我們得幸福,好像枯木逢春開了花骨朵。高山東邊大海深。海深比不過毛主席的恩情深,多虧共產黨領導得好啊,赫哲族插翅奔向好前程。《高山東邊大海深》吃魚忘不了大江水,毛主席的恩情永遠記心間,堅決跟著共產黨,赫哲人的幸福萬萬年。《堅決跟著黨》像夜明珠一樣亮的北斗星,能在黑暗里指明方向;像白玉一樣通明的月亮,能照亮我們的家鄉;像金子一樣的太陽,能撫育禾苗茁壯成長;比太陽還明亮的毛主席,指引窮苦赫哲人走向幸福的天堂。《歌唱毛主席》赫尼哪來赫尼哪,是誰給千年的阿哈(奴隸)帶來溫暖和陽光?是誰把習習春風吹到了赫哲人家鄉?不是傳說中的阿巴恩都力(天神),是各族人民的救星共產黨。赫尼哪來赫尼哪。美麗的草原圣開列(迎春花)開放,赫哲漁村繁榮興旺。豐收的魚兒栽滿槍,歡樂的歌聲傳三江。顆顆紅心向北京,赫哲人永遠跟著共產黨。如今,人們已經開始把赫哲族文化作為一種旅游資源來開發,這是保護和宣傳赫哲族文化的大好時機。

  四、赫哲族音樂發展的思路

  與其他專業基礎理論相比,我國赫哲族民族傳統音樂的理論建設還停留在資料收集層面,缺乏應有的系統史論和概論。僅有代表著述如《中國少數民族樂器志》《中國少數民族傳統音樂》《中國少數民族音樂史》,作為資料匯集無疑對我國赫哲族民族傳統音樂理論研究有深遠的價值和意義。但是,從學習、認知和掌握的角度來說,顯得比較散、繁、多,理論構建上缺乏簡明扼要的認知理念,不適應實際教學的需要,也不適應社會發展的需要,這直接影響了對赫哲族民族傳統音樂的學習、掌握和傳承。我國在建立赫哲族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體系的同時,也對應地建立起四級傳承人保護體系,國家已經認定、公布了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開展了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申報與評審工作,各省市縣則認定和公布了省市縣級的傳承人,由此建立起了一個金字塔狀的傳承人保護體系。在知識產權保護、融資稅收等方面給予一定的政策優惠,使之能夠健康生存和有序發展。在這方面,各個地方結合本地優勢和特點,實施了許多行之有效的辦法。

  作者:張萍 單位:齊齊哈爾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yinlelw/20848.html

    上一篇:音樂藝術教育在素質教育的功用性
    下一篇:沒有了

    曾道人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