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歌劇表演藝術的審美藝術

發布時間:2019-05-30   |  所屬分類:藝術教育: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這篇論文主要介紹的是歌劇表演藝術的審美藝術的內容,本文作者就是通過對歌劇表演藝術的相關內容做出詳細的闡述與介紹,特推薦這篇優秀的文章供相關人士參考。

歌劇表演藝術的審美藝術

  關鍵詞:歌劇表演藝術;審美藝術;民族歌劇;《木蘭詩篇》

  我國歌劇表演藝術的產生先是對歐洲歌劇模式進行學習與借鑒,其中也融合了我國的傳統漢語言文化、民族歌舞元素,形成了一種集合歐洲歌劇模式與傳統民族文化的舞臺藝術表演模式。到了20世紀30年代,我國歌劇表演藝術呈現出了多元化探索發展趨勢,一些仿制西洋歌劇的音樂形式、改良傳統戲曲形式、小歌劇類型的探索均為我國歌劇表演藝術的發展積累了寶貴的經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我國歌劇創作進入了一個繁榮時期,《王貴與李香香》《白毛女》《洪湖赤衛隊》《江姐》等一大批優秀歌劇作品塑造了一個又一個人物形象,我國歌劇表演藝術不斷推陳出新,逐步走向國際舞臺[1]。

  一、民族歌劇《木蘭詩篇》概述

  (一)創作背景

  《木蘭詩》主要講述的是木蘭替父從軍,女扮男裝,在戰爭中九死一生,建立了諸多功勛的故事。得勝回朝后,木蘭不愿在朝為官,只求回鄉和家人團聚。該詩篇贊頌了我國古代女子的勤勞善良,宣揚了一種保家衛國的戰斗精神,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英勇戰斗、純樸善良的優良傳統。在創作過程中,《木蘭詩篇》幾乎集結了我國表演藝術各領域的權威專家,編劇劉麟先生為中央民族樂團創作室主任,作曲關峽為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團長,導演高牧坤為中國京劇院院長助理,聲樂指導為中國音樂學院前院長金鐵霖教授,另外在燈光、聲樂、舞蹈、服裝、造型、藝術顧問等方面均為各自領域的專家。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升,人民群眾對于藝術的追求力度不斷增強,尤其是在互聯網信息化背景下,這種追求力度顯得更為急切,歌劇《木蘭詩篇》正是在此背景下誕生的。該劇在舞蹈、音樂、選題、表演、陣容上都頗費心思,尤其是選題經過河南省委宣傳部、省文化廳、省歌舞劇院多次論證,經過系統化、藝術化的加工形成一部精彩的歌劇作品。

  (二)文學結構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動,故形于聲。”(《禮記·樂記》)詩歌的情感,源遠流長,情感也是詩歌的基礎,只有飽滿的情感才能刻畫出有血有肉的詩歌[2]。《木蘭詩篇》的敘事結構頗有《木蘭詩》的特點,主要分為如下兩個方面:一是古典詩歌的運用,糅合了詩歌本身的特點,充分運用散文、漢語言進行情感穿插。不過,這里需要明確的是,《木蘭詩篇》的古典詩歌運用并沒有完全照搬《木蘭詩》,為了使歌劇舞臺藝術效果呈現得更好,古典詩歌在歌劇表演藝術中主要是充實藝術效果,更多以文學手段的展示為主導。二是在歌劇唱詞方面,歌劇文學性的表達著重體現在歌劇唱詞可以較好地傳達歌劇敘事內容,唱詞不僅是音樂的載體,更多體現出了整個歌劇的中心思想,具有很強的藝術性特點。通過對人物的刻畫,唱詞可表達出人物思想情感的需求,且古典唱詞的韻味給歌劇也會帶來極強的文學氣息。在結構上,《木蘭詩篇》中的序曲是整部歌劇的引線,可表達出一種很強的古典詩歌韻味。第一場為《替父從軍》,講述的是故事開頭,父母對木蘭的愛,充分體現了木蘭從軍的無奈,歌唱內容在敘述結構上非常到位,尤其是提及父親年邁、弟弟年幼,家里必須出一個人從軍時的唱詞,讓人不禁產生憐憫之心。第二場為《塞上風云》,該部分對原著《木蘭詩》起到了擴充的效果,里面涉及木蘭的心上人劉爽,這里分為春、夏、秋、冬四個時間段的唱詞,以古典詩歌形式充分表現出了唱詞的時間、空間轉換感。塞外從軍,氣氛甚是悲涼,為后文歌劇高潮的引申起到了良好的鋪墊效果。第三場為《巾幗情懷》,該部分通過深入細致的刻畫,巧妙地將木蘭對劉爽深深的愛、劉爽對木蘭的義氣展示得惟妙惟肖。這里也有充足的內心戲刻畫,唱詞可謂經典。舉例而言,木蘭有一句唱詞“木蘭花、木蘭花,女兒一樣嬌艷,男人一樣挺拔”,充分體現了木蘭心中的堅強。第四場為《和平禮贊》,該部分詮釋出了一種走向光明的主題,該段唱詞抒發出了一種舒心的感受,唱詞優美。有情人終成眷屬,兩人回到家鄉開始了美好的新生活,充分體現了對美好生活的憧憬。

  二、歌劇表演藝術中的人物塑造分析——以《木蘭詩篇》為例

  (一)人物形體塑造

  歌劇表演藝術中的人物形體塑造主要體現在舞蹈與動作兩個方面。很多人認為歌劇表演藝術中舞蹈與歌唱相比顯得稍遜一籌,因為舞臺是屬于歌唱的。早期歐洲歌劇表演藝術中,也很流行這一說法,因而對舞蹈形體動作重視程度不足,使得歌劇舞臺呈現效果相對滯后。事實上,在我國歌劇的發展歷程中,無論是經典作品《白毛女》,還是《江姐》《洪湖赤衛隊》等優秀作品,舞蹈、人物形體等動作塑造一直是歌劇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成為中國歌劇的一大特色元素。由此可見,人物形體塑造也是歌劇舞蹈表演必不可少的形式。《木蘭詩篇》中結合了歌、舞、演等多種元素,戲劇結構多樣,全劇貫穿著舞蹈、劇情等,整體形體動作豐富。例如木蘭從軍時,父親、母親、弟弟、木蘭四個人之間動作舒緩,形體表現明顯,利用了多變的道具形式,展示出了古典形體舞蹈的濃厚韻味。再者,木蘭決定替父從軍,與家人依依不舍、離別之時,木蘭輕輕擦拭眼角的淚水,家人戀戀不舍,這不是依靠色彩艷麗的服裝,而是靠演員的形體動作中使得畫面更具有場景化特點。《木蘭詩篇》中古典舞蹈在形體上更有代入感,雖然說這不是整部劇的靈魂,但也是必不可少的部分,這部分使得歌劇展示的結構更加完整,充分體現了歌劇表演藝術的審美特性。在人物形體塑造上,人物造型是舞臺美術的重要組成部分,以木蘭為例,木蘭一身戎裝,手拿長劍,十分英武。最后,身著華麗嫁衣出嫁的場面又顯得女兒家的嬌艷,前后兩者形體的對比通過人物造型的變化展現得活靈活現。

  (二)人物內在塑造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個性堅強、百折不撓的優秀民族,漫長的歷史發展中涌現出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這些人物與中華民族的思想一同鑄就了優秀的民族精神。木蘭作為這些英雄人物的代表之一,也展現出了堅強的內心品質。歌劇《木蘭詩篇》中,木蘭的內在品質主要分為如下三點:一是善良、溫柔、勤勞的女人特點。勤儉持家,孝敬父母,善待弟弟,每一項都是我國古代婦女優秀的品質。二是具有堅強的內心與強有力的情義,這種情義又可以分為對待事物發展的變化能夠審時度勢,對待身邊的愛人能夠有情有義。三是民族氣節與民族靈魂的塑造,這種塑造主要是對國家的忠誠,對民族的信任。凡此種種,通過歌劇傳遞的方式,最終在情感表現中形成了唱詞、音樂、舞蹈等多方的統一,讓觀眾感受到了人物強大的內心世界,了解到人物對民族、對國家的忠誠與責任。除此之外,人物的內心塑造還有對人物內心情感的拿捏,例如:《木蘭詩篇》中木蘭對同伴是忠誠信任的,對父母是孝順愛護的,對愛人是呵護關懷的,這些共同形成了人物強大的內心。歌劇《木蘭詩篇》中,人物的內心并沒有以往一些歌劇人物高高在上的感覺,其更多體現出一種優雅的藝術形式,更加貼近大眾需求,不會出現歌劇內容太難理解的情況。由此可見,人物內心情感并不是越豐富越好,應當尋求到一種合適的落腳點(結合點),避免出現與故事內容、生活背景差異較大的情況。在《木蘭詩篇》中,人物內心表現出的狀態以故事主線的形式深入展開,在此大前提下,歌劇本身的魅力也有待深入了解,民族的情感也是最為親切的。

  (三)人物服飾塑造

  《木蘭詩篇》的人物服飾塑造是整部歌劇的重要體現,既可以表現出人物的身份,又可以通過年代代入的方式呈現出自身的道具狀態。歌劇《木蘭詩篇》反饋的故事結構,其服裝需要具有鮮明的時代特點。《木蘭詩》的故事是發生在隋唐時期或南北朝時期,這一時期民族服飾文化在視覺上的體現形式也是需要深入挖掘的,服裝本身就需要運用多種古典特色,給觀眾一種審美意識感。實際上,民族文化服裝在視覺上的體現形式,不僅僅是服裝的呈現效果,更重要的是服裝的古典特色,例如:木蘭頭飾、服飾運用的是亮麗的色彩,劉爽的盔甲結合南北朝時期的工藝特點,整體呈現出一種濃郁的氣息。同時,在舞臺效果展示上,以現代服飾審美的效果,嫁接到人物上也會顯得更加唯美、飄逸,通過與燈光的結合,給人一種服飾塑造、場景色彩襯托的審美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在人物服飾塑造上,由于《木蘭詩篇》全劇分為《序曲》《替父從軍》《塞上風云》《巾幗情懷》《和平禮贊》等多個篇章,劇情開展的一系列變化隨著舞臺背景變化不斷變化,因而人物服飾的塑造效果也在不斷變化。各種人物形象需要依托不同的場景展示出不同的氣質,飛雪、戰斗、喜慶等各部分場景所呈現出的隆重畫面將整部歌劇推向了一個又一個高潮,給觀眾一種巧妙的審美藝術享受。

  三、歌劇表演藝術中的聲樂演唱分析——以《木蘭詩篇》為例

  (一)聲樂演唱的音質

  音樂是物體規則發出的樂音,用以表達人們的思想情感。聲樂演唱在歌劇表演藝術中非常重要,這也是其他藝術形式無法替代的。《木蘭詩篇》中聲樂演唱的音質表現在它融合了東西方音樂特性,東方的古典音樂、西方的交響樂等,具備了歌劇聲樂的呈現基礎。歌劇中,花木蘭的主題音樂貫穿了全場,整部劇音質旋律優美流暢,例如:“為教芳香滿人間,隨風送春向天涯。”這句旋律巧妙使用了七度的大跳,表現得使人心潮澎湃。《木蘭詩篇》還成功地將交響樂、情景劇巧妙地結合到一起,交響樂由大型管弦樂隊演奏,采用一種相對嚴謹的結構呈現方式,整體音樂內涵非常深刻,且極具戲劇性、抒情性特點,顯得大氣磅礴。這一全新的舞臺表演形式,還可以在傳統氣息的基礎上形成東西方音樂的藝術交融,充分展現出東西方音樂的強烈沖擊感。

  (二)聲樂演唱的字音

  《木蘭詩篇》中聲樂演唱的字音部分主要體現在合唱階段,合唱作為音樂表現的一種獨特形式,無論是在組合效果上,還是在和聲組織形式上都是一種相對獨立的美感形式。作為戲劇音樂的一種分類體裁,合唱無論是在參與度上還是在合唱部分的各聲部呈現上均與原有的戲劇情境存在密切的聯系,與戲劇情境活動也是相互對應的,這也深刻反映出了歌劇整體結構的有機組合[3]。縱觀《木蘭詩篇》全劇,字音呈現使得整部歌劇氣勢更加恢弘,效果更加充實,極具審美張力及沖擊力。從《木蘭詩篇》第一章開始,合唱部分交代了木蘭非常難過的心情,與和諧、靜謐的夜晚不同,這種不相對稱的場景,將我們帶入了一個難忘的夜晚。而后,大氣磅礴的《木蘭詩》在氣勢上呈現出宏大的效果,體現出了木蘭替父從軍的復雜與悲壯,與家人之間依依不舍。其實,這種表現方式還體現在勝利歸來后,威武之師的雄偉壯觀與彪悍陽剛,結合勝利后的喜悅,一群人歡快激昂,這些內容中添加的字音均體現出了整部歌劇深厚的藝術價值。

  (三)聲樂演唱的情感

  《木蘭詩篇》聲樂演唱的情感體現在充滿民族氣質的特性上,該部歌劇中運用的和聲部分,令人記憶深刻。豐富、寬厚的和聲體現出了古老東方民族的大氣,體現出了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這種民族精神的張力及選擇是非常偉大的。無論是歷史還是戰爭,無論是民族還是英雄,這一切通過歌劇的展示均是音樂的絕佳體現。《木蘭詩篇》的作曲者、著名作曲家關峽在音樂創作上充分運用了各種音樂演唱情感,將民族音樂元素、西方交響樂作曲元素巧妙地結合[4]。例如:在調式聲樂演唱結構上,旋律采用很多的大跳,以豐滿的和聲傳遞大敵當前的壓迫感。實際上,各種音樂藝術形象的生動刻畫,英雄人物的展示呈現是一個重要方面,聲樂情感展示也是對傳統音樂特色的傳承。相比之下,西方和聲配器技法的應用也是不完善的,必須結合民族音樂,充分體現出歌劇音樂表達的技術呈現方式。對于聲樂演唱的情感,我們需要傾注更多的藝術形式進行創新,將藝術與內容結合,最終形成聲樂形態、聲樂審美的成功搭配。

  四、結論

  一部歌劇在劇情結構上最為重要的就是通過各種各樣的藝術展現手段敘述故事的內容,從觀眾的視角傳遞歌劇本身所要表達的中心思想。歐洲一些著名歌劇《卡門》《茶花女》《圖蘭多》等作品不僅僅故事內容非常精彩,在歌劇情節上也更為生動,二者相輔相成,共同呈現出一種絕妙的審美藝術盛宴。相比之下,《木蘭詩篇》也是一部成功的歌劇,其重點通過藝術加工的方法使情節搭配生動合理,舞臺設計十分到位,演唱歌詞古典優雅不失婉約,整體呈現美輪美奐,從審美藝術探究的角度,給觀眾帶來了一種從視覺到聽覺再到心靈的藝術沖擊。以終為始,不忘初心,希冀通過更多的努力,為我國歌劇事業的發展貢獻更多的力量!

  參考文獻:

  [1]曹明明.《木蘭詩篇》中木蘭的人物形象和演唱藝術處理[D].河北大學,2011.

  [2]周慶恬.淺析《木蘭詩篇》的成功對中國民族歌劇發展的啟示[J].淮南師范學院學報,2011(2):56-57.

  [3]石堯堯.歌劇《木蘭詩篇》選段《我的愛將與你相伴終生》的演唱分析[J].樂府新聲(沈陽音樂學院學報),2014(2):167-171.

  [4]趙敏.論彭麗媛在情景交響歌劇《木蘭詩篇》藝術表演中所體現的美學特征[J].皖西學院學報,2010(3):154-156.

  作者:劉潔琪 單位:山西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lrhth.tw/yishujiaoyulw/20294.html

    上一篇:農村中小學音樂教育與民歌文化的聯系
    下一篇:童話個性化學習問題與對策

    曾道人内幕玄机